首頁 > 理論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張偉 徐晨馨:認罪認罰與辯護權

2019-10-30 13:49:07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張偉 徐晨馨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價值在于完善刑事訴訟程序,合理配置司法資源,提高辦理刑事案件的效率。

  認罪認罰量刑從寬的幅度,整體原則是“認罪認罰越早,從寬幅度越大”。常見做法是:在偵查階段即穩定供述,認罪認罰的,在確定基準刑的基礎上額外減輕30%以下刑罰;在偵查階段拒不供認,在審查起訴階段認罪認罰的,減輕20%以下;在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拒不供認,在庭審中認罪認罰的,從寬幅度不超過10%。

  筆者發現,實踐中認罪認罰具結書主要在審查起訴階段簽署,但此時書面的起訴書尚未形成。進入審判階段,被告人獲取起訴書后,發現起訴書認定的內容與其感知的犯罪事實有差異時,難免會在庭審中辯解。而一辯解,公訴人則傾向于認為這是對認罪認罰的違背,當庭予以指正,甚至要求撤回認罪認罰,導致控辯雙方關系緊張。

  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律師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了律師職責,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印發的《律師辦理刑事案件規范》進一步規定,律師擔任辯護人,應當依法獨立履行辯護職責。因此,辯護人傾向于認為,辯護權是其法定權利和義務,其行使“獨立辯護權”不屬于對認罪認罰的違背。無論是從防止公訴權極度擴張和辯護權極度萎縮的角度,還是從促進庭審實質化,杜絕冤假錯案的角度,都不應當限制認罪認罰案件中律師的辯護權。

  筆者認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價值在于完善刑事訴訟程序,合理配置司法資源,提高辦理刑事案件的效率。如果認罪認罰本身成為庭審辯論新焦點的話,將與改革目的背道而馳。為穩妥化解該矛盾,當務之急是要厘清何謂認罪認罰,以及認罰與辯護權的關系。所謂“認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和犯罪事實,僅對罪名提出異議,或者僅對定罪量刑非關鍵性的細節提出異議的,不影響認罪的認定。要出臺操作性強的實施細則,明確認罪的具體標準和辯護權的邊界,如:“細節可辯,基本事實不可辯”“犯意可辯,有無主觀明知不可辯”等,以此協調認罪認罰與辯護權的適用空間。

  此外,從根本上杜絕認罪認罰本身成為庭審新辯點,還應綜合施策:一是要發揮協商量刑機制,充分聽取被告人、辯護人的意見。只有充分協商量刑,被告人和辯護人參與到量刑中,才能減少庭審中反悔的概率,促進庭審平穩順利開展;二是要講清楚、說明白,充分尊重被告人的主觀意愿。在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過程中,相關司法工作人員和參與見證的值班律師要向被告人講清楚認罪認罰的含義、價值、法律后果等,在部分地區對認罪認罰案件數量、比例提出硬性考核指標的背景下,確保簽訂的自愿性、真實性;三是要尊重法律和事實,成熟一個簽訂一個。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是刑事訴訟法的基本原則。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該補偵的補充偵查,該不起訴的,堅決做不起訴處理,不得違背司法原則和內心準則。
分享:

上一篇: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幾個關鍵點
下一篇:最后一頁

7第34期开奖结果